爱读文章网

  • 不能掉进爱的河

    是风把我吵醒的,醒来和梦里是同一个地方及膝的草半青半黄半死半活,刚刚在梦里淹没我醒来却抚摸我,纯属得志小人。我……

  • 狗咬沈阳

    这家灯亮了,那家门开了,这边说:“狗咬什么?”那边说:“怎么回事?”就这样,沈阳便从此永远听到彻夜不绝的狗叫。……

  • 致十八岁那年遇见的你

    十八岁,我想,是有生以来最不堪回首的一年吧!我不能说一生之中,我只能说有生以来,因为一生太漫长,我猜不到,亦参……

  • 橡皮擦

    零零散散的回忆,拼凑不到一起,而那块橡皮擦还在没擦掉那些原本属于我的记忆,我有些着急,却不知道该去找谁,脑中的……

?